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荆州市归国华侨联合会欢迎你
 
 
·荆州市归国华侨联合会2019年度
·荆州市归国华侨联合会2018年度
·荆州市归国华侨联合会2018年度
·荆州市归国华侨联合会2017年度
·荆州市归国华侨联合会2017年度
 
·华侨华人与中国梦
·成就振奋人心 梦想凝聚力量——海
·全球华侨华人共同托举中国梦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荆州市侨联 >> 新闻中心 >> 专题栏目 >> 内容阅读
《华侨华人与抗战》丰碑永存 以慰英魂 ——怀念在抗日战争中殉国的华侨烈士林钧能
来源:   添加日期:15年08月24日   作者:

    座落在广州市沙河顶十九路军坟场内,十九路军淞沪抗日纪念碑西侧的广东省航空纪念碑,其正面刻着徐向前元帅书写的“广东省航空纪念碑”的碑名;北面镌刻着孙中山先生亲题的“航空救国”四个大字,南面为广州市人民政府撰写的碑志,西面铭记着266位殉国殉职航空烈士的英名,其中78人是归国华侨。这78位归侨烈士中,在华侨执行战时任务殉职人员这一栏的第三人林钧能烈士是我的家翁,他1939年底在广西柳州空军基地执行战时任务时殉职,时年34岁。
    
    林钧能,别名林定英,祖籍中山县石岐镇下陂头村,1905年8月18日出生在一个旅美华侨家庭,父亲林玉海在檀香山经商。林钧能10岁时,父亲病故,由叔公林泽生抚养。林钧能是家族同辈中排行最小的,自幼聪慧好学,身体壮硕,深得叔父的痛爱,视为己出。11岁时叔父便送他到岭南大学附中寄宿读书。在岭大附中时受到孙中山先生“航空救国”思想的激励,立志长大学习飞行。1922年高中毕业,随即考入岭南大学读理工科,为学习飞行打下数理基础,1926年东渡日本入早稻田大学航空学院学习飞行专业,1928年毕业后,再赴法国巴黎莫兰航空学院深造三年,掌握了当时最新机型的性能和驾驶技术,1931年初又赴德国,专研飞行技术。学成后报效祖国,1931年夏天回中国,时年26岁,被聘在南京航空学校任教官。
    
    林钧能会英、日、法、德多国语言,于1931年编译《学飞》一书(民国二十年八月出版,此书已捐给广东航空联谊会收藏),以启发国内有志之士参加“航空救国”的行列。1931年秋,林钧能经亲友介绍与正在就读岭南大学的毛少芳相识,彼此书信往来。适逢日本对华侵略,1932年1月爆发了上海的“一·二八”淞沪抗日战争,林钧能与翁照垣(驻上海十九路军第156旅旅长)等在沪参战,奋力抗日。后又与翁照垣一起参加东北义勇军。当时中国的空中战力不足,缺乏飞机,林钧能随即参加由翁照垣号召的到南洋菲律宾等地动员爱国侨胞为抗日救国的募捐活动。他每到一处,在可能的情况下,必有书信寄给疼爱他的叔父和女友毛少芳。
    
    1933年夏,林钧能在广州与毛少芳女士结婚。婚后不久,只身赶赴南京,跟蔡廷锴(十九路军军长)、蒋光鼐(十九路军总指挥)到福建,参加了1933年11月以蔡廷锴、蒋光鼐领导的国民党十九路军在福建宣布成立的人民政府,并参与组建十九路军飞行队的工作。当历时53天的福建反蒋政府失败后,即遭蒋介石下令通缉。后由孙科力保并推荐到南京国民政府航空委员会任职。虽不得重用,但他参加抗日救国的赤诚之心不减,为发展建设抗日空军基地而四处奔忙,先后到江西的南昌、瑞金,湖北的武汉,四川的成都、重庆等地组建机场及培训飞行员。
    
    1936年林钧能请调到广州天河空军机场任职,不到一年,“七·七”事变,抗日战争全面爆发。林钧能告别了身怀六甲的妻子及两个年幼的子女,随天河机场撤退到粤北南雄,后又撤到广西的桂林、柳州。1939年底,在柳州空军基地执行作战任务时殉职,时年34岁。
    
    我的婆母毛少芳自1933年结婚到1939年丈夫殉职,6年多的时间里,真正过着夫妻儿女相聚的家庭生活还不到一年,就是家翁在天河机场任职的一段日子。身为军人的妻子,她非常理解支持丈夫的理想抱负,但也虑及战争年代的动荡不安,婚后不久便考入广州市邮电局,她是中国邮政史上第一位女性高级职员。家翁殉职时,婆母不满28岁,身边有三个年幼的子女,那时我们的大哥林渊5岁多,姐姐怀冰4岁,最小的才两岁。噩耗传到,在悲痛欲绝之后,熬过漫长的岁月,这位年轻的母亲把所有的爱都倾注在对三个孩子的培养与教育上,是她人生的寄托与希望。三个孩子不负众望,在父辈的理想、荣光激励之下,都能积极进取,把聪明才智贡献于各自的事业。
    
    我丈夫林潜(1981年因公去世)是三个孩子中最小的,也是家翁生前没有见过的小儿子。六十年代初,我们夫妇由于工作调动回到广州,住在祖(外婆)家,闲暇之时,翻开家中保存尚很完好、有将近百年的家族像册(文革时被毁),其中一本,全部是家翁林钧能的相片,从童年、少年、青年……一页页按时间顺序排贴,旁侧注有简短的文字说明。这些珍贵的留影是他34年人生的纪实。他英俊硬朗的面容,高大挺拔的体形,穿着空军军装、穿着航空服,在驾驶舱、机身旁……还有许许多多打网球、游泳等等生活照片。都让我们沉浸在追寻逝去岁月的回忆和永不消失的怀念中。家中保存着他的遗著《学飞》一书,在序言中,他振兴祖国航空事业的爱国热忱,让我从心底里涌起一股敬意。他没有给儿女们留下什么财富,却留下了可贵的精神品质。(来源/中山侨刊)

 
地址:湖北省荆州市沙市区碧波路6号
email:jzqiaolian@126.com(国内) jzqiaolian@163.com(国外)